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武侠> 公子不器

更新时间:2020-09-17 11:28:09

公子不器 连载中

公子不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大福蝶 分类:武侠 主角:石一安姚冰卿

主角叫石一安姚冰卿的小说叫做《公子不器》,本小说的作者是大福蝶所编写的武侠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本,患有中二病的男主遇到专治各种不服的女主的,探案谍战武侠种田谋略言情小说。【企鹅群号696735696,没事上炕唠个五分一毛的,也不是爱唠,单纯就是爱上坑。】... 展开

本书标签: 武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长安,国舅府西厢花窗里站着一个姑娘。

“征袍自裁绣成鸳,”姑娘站的笔直,嘴里念着,手里比划,假装自己身披战袍。

“长枪扫眉两道弯,”她左手上右手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抬起左腿向内一踢,右手照着左脚一拍,左脚向后拉开弓步,身体后倾,右手顺势推出,掌心朝外:“上马胭脂饮鲜血,下马簪花换酒钱。”

“您这花把式是跟天桥底下学的吧。”窗外花园里站起一个小丫鬟,冲着花窗里面哈哈大笑。

“怎么说话呢?有这么跟,”窗里的姑娘看着窗外闻言变色的丫鬟,扑闪了下长睫毛下的大眼睛,将“小姐”二字咽了回去。

“有这么跟美女说话的吗?”

丫鬟松气一笑:“你美你美你最美,你是大治第一美少女。”丫鬟继续蹲下拔草。

“那是,谁让本姑娘天生丽质难自弃呢,真是烦恼,我要这美丽有何用,遮住了内在美,还挡住了才华!哎!”

这个摇头叹气的姑娘就是杨秭归。国舅长女,谁也说不清她是嫡是庶。

她亲娘刘玉岫本是杨岩发妻,杨家遭难时离开,杨岩休妻再娶了郡主,一跃成了皇亲,又在岳父睿王爷的安排下,将杨岩的妹妹杨盈盈嫁给还未登基的襄王北殷衷。

这样后台强硬的郡主自然不可能是妾,她的一对儿女也不可能是庶出。所以杨秭归就这么尴尬的当着杨家大小姐。

有爹疼没娘管。

唯一整天在她耳朵跟前絮叨的,就是正在花园里拔草的丫鬟晓雾。

“长问这是死哪儿去了,草都长慌了,一天也不着家,天天往外出溜~”晓雾拔的起劲,月白色的外褂在泥里蹭来蹭去。

杨秭归走到窗边坐下,手臂搭上窗台,一沉肩膀,将下巴埋进臂弯里,对着窗外慢幽幽吐字:“无生便不死,不始便无终。道理如此浅,躬行又一生呀~”

“说的什么呀?听不懂!你在家跟我念诗有什么用。”晓雾站起拍拍手上的土,走出花园,一**坐在窗下台阶上,在地上划拉了根树枝捏在手里,抱着腿刮鞋底的泥。

“我倒想去集贤阁呢,你是能送我去,还是能让我去?”杨秭归蹩嘴,翻了个白眼。

“祖宗,你可饶了我吧,咱这刚好,我可不想再挨板子了。”晓雾起身“哎呀”一声,看着双手沾着的泥,拧着脖子朝背后看。

“别看了,小心把脖子拧断了,快换衣服去吧。”

晓雾犹豫了片刻:“我马上就回来,你可不要想着趁机开溜!城里乱着呢,十个要饭的八个都是左部的,听长问说他们要造反呢。你就乖乖待着,前后门可都有人专门守你。”

“遵命,晓雾大人。”

杨秭归起身抱拳,晓雾笑笑转身跑开。

春雨后的花园,枝桠上都挂着水痕,杨秭归从不去踩雨后的泥土,并不因她大小姐的身份不用涉土弄污,而是她觉得,被踩过后的泥土心会变硬。

晓雾叮嘱的话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眼下她既不关心左部,也不关心前后门有没有人守她,就关心花园角的小柳树能不能撑得住。

杨秭归站在树下仰头看着,这树虽算不上什么成年大树,但形势所逼,也不得不打份童工,给自己的小身板当一回垫脚石。

只听噌噌两声,杨秭归便踩着柳树蹿上了墙,骑上墙头。奈何上墙容易下墙难,墙的另一边是干净整洁的洛阳大街,除了那透着坚硬的铺砖地面,等着接她的就只有长安的京都之风了。

眼看晓雾从厢房走出,杨秭归心一横,闭眼跳了下去。

咚!

啪!

一声不太干脆的落地,国舅爷府院墙上便跳下个活人!

晴天白日,朗朗乾坤,大白天就遇贼可不是首善之区该有的样子。可令杨秭归一点不意外的是,路过侧目皆是发笑的。

其实不止他们见怪不怪,整个京城的人对杨秭归干的荒唐事都习以为常。

杨岩每每抓回女儿,都唉声叹气:“这要是个小子我非打死了不可!”

然而每次都是吓唬吓唬,杨秭归对他爹的脾性早摸的底透,压根不吃这一套。

该干嘛干嘛,什么都不耽误。

一月前,杨秭归去了趟血祭军营,杨岩遍寻不到,急得那是满身肉抖。结果却是刚刚回京魏无憾跑来告诉他女儿行踪。

让他生气就气在这里,满京城的人都没人愿意告诉他女儿的踪迹,仿佛都等着看笑话。

眼见女儿已经快要十八,长得人高马大,却没一个门当户对的正经人家上门提亲。辛苦养大的白菜就要烂在地里,大怒之余杨岩终于狠下心打了杨秭归一顿板子。

但显然这顿板子并不奏效,杨秭归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除了脸有点疼,其他地方暂时都处在逃跑的兴奋当中,顾不上有不良反应。

刚两步还没出巷口,杨秭归就看见唯一跟自己上门提过亲的傻子——迎春门外绸缎戴家的戴金玉。

戴金玉给他的马车开了个顶,人站在车厢内,把头探出来,他一边享受这敞篷的优越感,一边等杨秭归。

他从早上等到午后,可是杨家的家丁就是不通传,还一直赶他走。他别扭着,就不走,没想到还真被他等到了。

“这真是功夫不负苦命人!”戴金玉激动的站在马车里,伸出他的双手朝杨秭归挥舞。

杨秭归搓着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除了嫌弃还是嫌弃。

“这大傻子又着了什么道?”

杨秭归的看着马车顶长出的脑袋和左右摇晃的双手,自言自语向前走,突然脚踝一酸。

不好!

杨秭归知道崴了脚,可要是就这么回家那这伤可就白受了。她咬咬牙,一脚高一脚低的晃悠着,走近戴金玉的马车。

戴金玉远远便看见杨秭归一瘸一拐,急把头从外面拿进车厢,谁知一着急,下巴磕在还没来得及打磨平滑的毛沿上,直接刮破了相。

“这点小伤算什么?我可是要做秭归男人的人!”

戴金玉在心底给自己鼓了鼓气,赶紧下马车赶到杨秭归跟前,可手伸出去又赶快缩了回去。

“你脚怎么了?”

“没事,抽筋呢,扶着点。”

戴金玉还记得此前因为不小心碰到杨秭归而被毒打,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伸手。抬眼见杨秭归本就圆大的瞳孔还在放大,伸手便先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打完后赶忙伸出胳膊,让杨秭归搭手。

“你没事吧。”杨秭归对于戴金玉不太正常的样子已经习以为常,只是今日的戴金玉脸上的问题比较显著,才额外得到杨秭归的问候。

“没事没事,对男子汉来说,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戴金玉一听乐了,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敢在杨秭归面前称起了“男子汉”,杨秭归漠然“奥”一声,抬脚上了马车。

“知道要去哪儿吗?”

杨秭归坐定后问下后进车的戴金玉。

戴金玉离得远远坐着,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去集贤坊。”

杨秭归没有说话,戴金玉又乐了。

他知道这就表示自己说对了,他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就成了杨秭归肚子里的蛔虫,不免欣喜,看着杨秭归的明眸皓齿突然脸红。

“你真的没事吗?”

杨秭归见戴金玉整张脸通红,血好像要从伤**出。

“你一关心我,什么疼都忘了。”

这话要是放在京城其他公子哥说出来,绝对能讨的杨秭归一顿好打。但戴金玉与他们不同,不止因为他傻,还因为他总是能把轻薄的话说得格外真诚。

“行行行,当我没问。”

“怎么能当你没问呢,我喜欢你”

“你再说一遍!”杨秭归抬手,怒目相对,指着戴金玉。

“我还没说完呢,我是想说,我喜欢你问我。”

“不准说出来!以后都不准在我跟前说‘喜欢’两个字!”

“那如果我想说喜欢怎么办?”

“找两个字代替。”

“什么字可以代替?你告诉我,我想不出来。”

“讨厌!以后你想要说喜欢的时候,你就说你讨厌。明白了吗?”

“明白了,讨厌~”戴金玉嘴巴抿起反复念着“讨厌”。

啊?

杨秭归一脸惊恐打了个哆嗦,真想抽自己个嘴巴。

好在承天门到了。

进了承天门便是京城最热闹地方,集贤坊。每年春天,全国各地的才子壮士便会陆续赶到这里,只为能拔的头筹,参加中秋国典。

杨秭归才没有满腹经纶需要在这里一展才华,她一年中多半时间都泡在这里面的原因是,她看上了里面的人。

南宫珉,十年前人称大治第一美男子。

身高六尺有余,型貌殊立,浓眉慧眼,鼻梁高挺,脸微方,嘴巴薄且直。

十年后的现在,嗯,朱颜微蹉跎,但好在还算瘦,在杨秭归眼里则是更有魅力了。

气度行止,自带不羁风流,儒雅不刻板,狂达性谦和。学富三车,礼贤下士,为人无有不称赞,处事无有不敬服。

另外还有一点令杨秭归格外心动的,那就是南宫珉少时亡妻不再娶的专情。

咚!

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长街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龙门亭,只见南宫珉白衣谦谦,站在龙门亭上,两手换着,敲响了得胜鼓。

他的学生陆以明站在身边接过鼓锤,捧至亭前,起高声向着围观的众人:“谁来接今年野试第一锤?”

野试规则随意,大家并不知晓南宫珉会如何出题,四下无人敢接鼓锤,都怕没出彩倒先出了丑,那不是鸡飞蛋打,白来一趟,还臭了名声。

唯独亭下站着的杨秭归,艺高人胆大,比谁都急,好像晚一步南宫珉这颗老窝瓜就被人端走了。

杨秭归惦着脚,双手举的高高,大眼睛睁得像俩马上要从鸡**掉下来的鸡蛋。

“长安杨秭归,接!”

小说《公子不器》0004少无畏姑娘示爱老怀春公子装瞎试读结束。

公子不器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