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武侠> 大宋安国侯

更新时间:2020-09-17 11:28:09

大宋安国侯 连载中

大宋安国侯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鸦杀尽斩生 分类:武侠 主角:徐杀生慕容飞花

完结小说《大宋安国侯》是鸦杀尽斩生最新写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杀生慕容飞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仙道自后唐没落,武道由此在宋时兴起。少年书生,徐杀生生于乡野,遇魔教妖女慕容飞花,拜为师姊,后闭关三年,下山后独闯江湖,在铸剑山庄勇夺巨阙剑,又统一江南丐帮,成为江湖上极盛一时的风头人物,自此各类人物粉墨登场……“世人近我皆有所图,代芈灵儿为我祛除青蚨蛊只为诓我去苗疆为苗人搬开熊耳山,引出通天大道。“西蜀女帝上待于我,只是看重我江南丐帮十万弟子,可充作 展开

本书标签: 武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飞花收剑入鞘,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抛给徐杀生:

“去给我买一套男装,还有去酒楼里定一桌饭菜,一齐带回来。”

“这锭银子应该足够了。”

“还有如果有可以治伤的草药,也一并买回来,余下的钱便赏给你了。”

徐杀生捏紧了银锭,既憋屈,又惶惧,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出了院门,去往北街。

青牛镇其实不大,南北长街,加起来不过几十家商铺,客栈仅有一家,当铺也仅有一家。

徐杀生先去了青牛镇最大的布庄,青云布庄,布庄伙计瞧见徐杀生满身补丁,衣着寒酸的模样,便兴致缺缺。

徐杀生最恨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扬了扬手里的银锭,对方双目陡然发亮,点头哈腰,谄媚道:

“哎呦,徐公子发达了,小店新上了一批夏布、云锦,您请上眼。”

“请。”

徐杀生面无表情,跨进庄去,环顾四周尽是白色灰色的粗布棉麻,仅在店内的一处角落里才有几匹绫罗绸缎,但也蒙了一层灰,显然很久没人买了。

“没有已经缝好的成衣吗?”

徐杀生淡淡问道。

“有,有,您跟我来。”

布庄伙计头前带路,将徐杀生引进布庄的内间,一个宽大木柜里,放的尽是已经裁缝的成衣,足有十几件,花花绿绿,都是上好的布料。

大宋的贫苦人家,家妇手巧,也是勤检,一般都是自己买回粗布缝制衣物。

所以布庄内的成衣都是上好的布料所制,徐杀生随意看了几件,便挑中一件白色罗衫,初春的天气仍旧不暖,虽然女魔头对他不好,但他也生不出恶意,毕竟昨夜女魔头将棉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所以便又取了一件黑色的裘衣,裘衣宽长曳地,是由上等的红狐皮缝制而成,由于青牛镇周围野狐极多,所以狐皮裘衣与罗衫总共加起来花了四两银子。

布庄平日便备着许多碎银,所以今天伙计并没有剪徐杀生手里的银锭,而是直接找一块一两的银子。

待到徐杀生离开布庄时,布庄伙计已是感激涕零。

银子只剩一两,花光女魔头的银子是徐杀生今日的目标,虽然自己打不过女魔头,但是花光她的银子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青牛镇街中有一棵极大的柳树,有两人合抱之粗,树冠撑天,柳枝垂髫,遮住了附近的三家商铺,已有柳树的芽包冒了出来。

平时柳树下总聚集着三两成群的乞丐,不过现在冬日凛冽,乞丐们都受不住,藏在了镇外五里的土地庙里过冬。

奇便奇在,今日柳树下竟有一个蓬头垢面的老道摆摊卖书,老道背后背着一柄长剑,乌漆麻黑的,看不清真容,面前摆着一块见方的破布,上面摆着三本经书,书皮为灰色,上面写着古朴的篆字。

此刻老道正百无聊赖地叫卖着:

“武林最上乘的道家武功,看一看,瞧一瞧,一本只要一百两银子。”

“有没有人瞧一瞧?”

听罢老道所言,徐杀生不禁咋舌,就算是上乘武功也不必这么贵重罢,大宋一斗麦也不过三百文,一本武功竟可以当过三百斗麦。

殊不知还有许多贫苦人家吃不起麦呢。

徐杀生摇了摇头,心里仅有的一丝企盼也落空,正欲抬脚离开。

不料老道士又出声了:

“小子,老道这里有上乘的道家武功心法,今日错过,以后可就再难遇到了。”

徐杀生停住脚步,慢慢渡步过去,小声道:

“你的功法实在是太过贵重,小子囊中羞涩,实不敢奢望一二。”

“哈哈,不必如此,且听老道讲来,老道这有三本功法,第一本为大通碑手,可摔碑裂石,需一百两银子。”

“第二本为轻功,凌云飞渡桩,可立一苇渡江,需十两银子。”

随着老道话语渐渐消逝,徐杀生的一颗心也渐渐提了起来,他再等老道士的最后一句话。

“这第三本么,不需银钱。”

徐杀生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

“仅一跪,便可。”

“仅一跪,你便可修习这本皂阁山最上乘的武功,神女九转术。”

“跪?”

“你我一无恩仇,二无血脉之缘,如何能跪?!”

徐杀生不可置信。

“哈哈哈。”

老道士长身而起,大笑三声,然后屈指一弹,两枚石子正中徐杀生膝盖,徐杀生双膝吃痛,腿软不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哈哈,你瞧他们都看不见我,只有你能瞧见我,说明你我有缘。”

“既然你拜吾为师,这本神女九转术便是师父给你的见面礼了。”

老道士将徐杀生扶了起来,将经书递到他手中。

“有些杂毛杂鱼来了,老道去也。”

老道沉声一句,等徐杀生抬头,便再也不见老道的踪影,地上的经书和破布也俱不见。

此时四周已聚拢了不少行人,对着徐杀生指指点点:

“这小娃莫不是中邪了,竟对着柳树说话,还跪倒在地。”

“这是西街的徐杀生,自幼父母双亡,是豆腐坊的苏幼娘将他照顾长大的。”

“也是一个苦命人,现在竟然痴傻了,可怜啊。”

“世道乱了,妖邪横行!”

徐杀生其实想要那本轻功凌云飞渡桩,因上次白衣女子翩若惊鸿的轻功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也许在他心里也曾企盼,有朝一日能与那白衣女子并肩而行,看遍世间山水。

不过平白无故多了一个老道师父,徐杀生心里也是温暖的,虽然老道只说了几句话,便匆匆而去,仅留下一本经书。

不过这师徒名分已然定下,不可在变了。

徐杀生没有管顾行人的指点,他知道自己是遇到了武林高手,亦或是道家地仙,如获至宝般将经书揣进怀里,向着北街角的食肆行了过去。

未过片刻,行人散去,柳树下又来了两个像麻杆似的瘦人,面容青黑,颧骨凸出,眼窝深陷。

一人着黑衣,一人着白衣,俱戴着高高的帽子,腰上别着两根哭丧棒。

黑衣汉子捡起了地上的一片碎纸屑,上面的符文隐约可见,凝声道:

“这是皂阁山的阵!竟能让旁人不见人。”

“哼哼,装神弄鬼,我最讨厌牛鼻子道士,到底也不是神仙,达不到人不见,不见人的地步。”

白衣汉子嘲讽道。

”就算如此,也算是陆地神仙一类的人物了。”

黑衣汉子再次叹道。

“咱们就任他来去自如?!”

白衣汉子似有不忿。

“那老道士是皂阁山的掌教,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你连他的面孔也见不到,如果不是大长老告知你我,你我二人现在还无知无觉呢。”

“大长老的意思是,青牛镇太过平静,来一两条鱼搅一搅,或许有新的转机。”

“毕竟已经平静太久了。”

黑衣汉子有些感慨道。

“是啊,十五年了,恐怕江湖上都已经忘了湘西黑白无常的威名了。”

徐杀生并不知道随后而来的黑白双尸,他去了青牛镇上小有名气的清泉食肆,里面尽是清炒的野味,比如野蛇羹、炖山鸡,还有青牛镇边上飞云湖里的飞云鲈鱼,虽比不上有“巨口细鳞,四腮松江之鲈”的盛名,却也别有一番鲜美滋味。

在这山野小镇,已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了。

徐杀生连同食肆的饭盒一起付钱,两尾清蒸飞云鲈鱼,一只野蘑炖山鸡,还有一道清炒野荠菜,外加两碗白米饭,徐杀生已经将自己也算了进去。

银钱还余三百文,正好是一斗麦的价格。

青牛镇上的药铺只有一家,是以采药为生的胡老药所开,不过今日胡老药的药铺却是门窗紧闭,一派萧索景象。

听人说是去年十月去鹿滂山采药摔断了腿,已经有三五月闭门不出了。

看起来女魔头治伤所需草药,只能自己去采了,所幸徐杀生幼时为求果腹,跟随胡老药采过几次药,粗通药理,也知晓采药放山的规矩。

今日前胸的麻痹之处又广大了不少,青黑之色也渐渐扩散,也不知女魔头是否会大发慈悲,放过自己。

小说《大宋安国侯》第三章老道士试读结束。

大宋安国侯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