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美文家!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武侠> 乾坤始道 > 第8章

第8章

江漠阳 2020-10-28 16:45:06

第8章

火红的太阳落到了地平线上,它用双眼凝视着大地,最后看一眼这芸芸众生,显示出难离难舍的样子,这时的太阳,没有旭日高照时候的彭拜气势,倒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欲言又止,言出又戛然而止,最后无声无息,没入了地表之下,悄悄隐匿走了。

兮凤的眼泪哭干了,只趴在渐渐冰凉的尸体上呜咽着,身体微微的抽动。

“就这样吧,人死如灯灭。”中年男子摸摸兮凤的脑袋,壶公也走了过来,轻轻的拍着兮凤的肩膀。

兮凤站了起来,回头一看,身后是众多太行村的村民,他们在这劫难之中幸存下来,每一个都是泪眼婆娑,脸色苍白,在废墟之中整理自己的家当,拖出里面掩埋的尸体,或者打救里面的幸存者。

婴孩在啼哭,老人在抽泣,壮年人,在愤愤不满,泪眼婆娑之中,处理废墟。

“哎......”中年男子摇摇头,道,“我回百妖绘卷了,如果你想见我,你就对着绘卷说‘蕉佬’,我便会出来。”

说罢,中年男子化作一道光,撞入了地面上的画卷中,随后那画卷飞了起来,飘到兮凤的面前。

兮凤脸色木然,接过绘卷,绘卷旋即融入了兮凤的手中,旋即在他的手臂上,多出了一个绘卷的纹身。

“那个......嗯......潭佬说......你是龙伯国莫家......我大概知道一点莫家......”壶公开口道,兮凤却是没有回他的话,只是木然的看着壶公。

壶公有些心痛,摸了摸他的头,道,“龙伯国百万年前就已经灭亡,如今称为古龙伯国,而古龙伯国为什么灭亡,众说纷纭,现在大体上的看法是龙伯国叛变天庭,旋即天庭覆灭了龙伯国。而莫家一族,是龙伯国的三大皇族之一。龙伯国三大皇族分别为莫、宫、衣三族,,而莫家一族,也称为天工画道一族,精通百工之道,尤为精通画道,画可通神,传说这桃花源,就是莫家花费上万年时间,以画入道,以画通神,画出的一方辽阔天地。传闻,桃花源就在这片土地上,可是没有人知道在哪里,传说所有古龙伯国幸存的人,都逃入了桃花源之中,大概只有你和潭佬在外界了,而潭佬身死......没有人知道桃花源在哪了......”

听到身死儿子,兮凤更加的悲痛万分,蹲在地上,细细抽噎着。

“潭佬想让我带你几年,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我怕死啊......这大风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哦,打起架来,天翻地覆,十万个我,都不够大风一个人打啊,况且潭佬说,你妈生你的时候,漫天的神魔......神魔啊......那可是神啊!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抵抗的啊......我......我实在是没办法啊......兮凤啊......你懂的啊......”

“嗯......”兮凤没有抬头,只是点头。

壶公有些心痛,有些不忍,却是没有办法。他只是一个凡人,按照修道的说法,他只是三华聚顶过,异于常人罢了,连一苇渡江都没有过,根本不是修道之人,只是一个学的方术的凡人,如何抵抗的了神通者?就算他愿意带着兮凤,也无法逃过追杀,况且潭佬说了,追杀兮凤的就是妖族。

妖族,世界万物,皆可成妖,那也就是说,遍地都是敌人,壶公哪里打得过妖怪!他最多欺负一下刚开窍的小妖怪罢了!像是大风这种大妖,他绝对是见一个躲一个,但是带了兮凤之后,来追杀的都是大妖,哪里躲得过!

因此也不是壶公绝情,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壶公再是不忍,面对性命攸关,也是不得不断离舍,只是看着兮凤的样子,心肠又是柔软了一分。

“兮凤,壶公我没有教导过你什么,只是教了你三年方术,算是你半个师父,我再教你一句为人处世啊......这如果实在是打不过,就要逃,逃不了,就要装死,装死被识破了,下跪也好,尽管要怂。活着,东山才能再起,旭日才能再升,死了,就什么都没得说了啊。”

“我会的......”兮凤点点头,没有看壶公一眼。

壶公知道,兮凤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抛弃了,于是叹了口气,道,“你是天工画道一族,想来对于画道天生便是有天赋的,你可以前往钟灵山君子派去学画,君子派是正儿八经的门派,你去哪里,可以施展你的才华,也可以真正的踏上修道之途。”,说完,壶公化作一道青烟散去了。

兮凤就这样,在黑夜里,静静的趴在潭佬的尸体上,一动不动,忽然间,兮凤听到声响,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众太行村的村民,衣衫褴褛的走到自己的跟前。

村长站在前方,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兮凤点点头,站了起来,轻轻念了句咒语,潭佬家中,自己所要携带的东西,纷纷飞了出来,一个绣花布,把所有的东西都绑在一起,收拾好了细软,成为一个包裹,旋即兮凤背上包裹,小小的手臂拖着壶公的尸体,大步流星,朝着村外走去。

“兮凤!”村长有些不忍,他身边一个妇人赶紧捂住他的嘴。村长最终是没有再叫兮凤,兮凤最终也没有再回头。

兮凤一路拖着潭佬的尸体,并且用方术护着潭佬尸体周全,不让他被沿途的碎石磕破。

他虽然鸣了天鼓,学了三年方术,可毕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娃娃,力气不大,拖着潭佬的尸体已经是费劲,断然是背不动那铁硬了的冰冷尸体,仅此这样拖行,拖了几里路,便已经是气喘吁吁。

潭佬和大风战斗波及周围,树木尽数破碎,生命陨落,大地都被压塌陷了数分,因此这周围的密布丛林,变得一马平川,可能不等几日,太行村的村民就会发现这里,便个个来这里耕耘土地,因此兮凤不会把潭佬葬在这里,指不定哪天村民耕耘的时候,把潭佬的尸体给耘了出来。

稍作休息之后,兮凤继续拖动潭佬的尸体,一路往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几里路,总之天空太阳高照后又月色朦胧,斗转星移了两次,大概是走了两天两夜,兮凤终于走到一处山林。

旋即找了个比较隐蔽险峻的山崖下方,兮凤刨土做坟,埋了潭佬,并且立了个无字墓碑。

埋了潭佬之后,兮凤一身松,背着细软,下了山,此时夜色正浓,肚子因为两日不做吃食,早已经咕咕叫了两日,倒是省的了晚上唱好汉歌来驱鬼。

仅此,一个人,走下山,兮凤十一年来的生活,便就此破碎崩坏,人也变成了一个人。

王家姑娘,也可能不再见了,往日那份平静安宁的日子,也随着大风的到来而破碎了。

潭佬死了,自己孤身一人了,自己将走向哪里?

母亲叫做莫女衣,她在桃花源里,可是世上无人知晓桃花源在哪,自己该何去何从,去哪里寻找桃花源,去哪里寻得母亲?

兮凤摇着头,走下山去。

此时,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旭日东升。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