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武侠> 蝶魂幻舞

更新时间:2020-09-17 11:28:08

蝶魂幻舞 已完结

蝶魂幻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无极 分类:武侠 主角:庄乘风莫跃之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蝶魂幻舞》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无极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但此时他却笑了,由心的笑,在这如此恶劣的天气,如此严峻的环境里,他居然笑了,虽是淡淡的笑,但笑可以感染人,何况他是冰面人呢。... 展开

本书标签: 武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少主……主,快去,以……后,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庄酋在临死前也没有忘记说这样的一句话,可见他对顺风镖局的忠诚不二。庄乘风看着众雪衣人刀刃一旋,庄酋身体在空中也快疾无比的旋转,最后“砰”的落在血染红的雪坡上,咕略咕略急滚而下。

庄乘风看着渐渐远去的庄酋,最后在雪花之中消逝,渐渐眼前迷蒙一片水雾,心痛的快要绞成碎快,突然大喝一声,将幻影刀在雪地上一拉,立时一片冰雪溅了起来,如一般红白斑澜的帛巾,更如急猛的浪花向四周的雪衣人快疾无比的溅去。

众雪衣人本看得心惊,没有料到庄乘风会突然向他们发难,均惊呼着边扑打飞击来的雪花,边向后闪,他们本就对这顺风镖局的少主有些忌惮,他,必竟是庄喻雄的儿子,是新一任顺风镖局的头领,没有几瓢水如何能把顺风镖局重新技起来,而且形成今日的南北“镖中双局”呢!

庄乘风此时悲愤之极更是心冷如铁,见有机可乘,又怎能放过,立时拉起幻影刀,紧随弥漫而起的残雪,挟雪向一处攻了过去,幻影刀面也如贯注了神力,凛凛刀刃如雪花一般的影子让人心惊胆寒,雪花飘落,幻影刀影转眼逝过,立听得两声惨叫声和飞溅而起的鲜血,鲜血又染红了一片残雪,庄乘风奇迹般的突破了众雪衣人的包围,而此时,最后两名顺风镖局子弟也在数名雪衣人的围攻中倒地而死。

如今的在乘风,可谓货真价实的“光杆司令”少了牵挂:庄乘风反而头脑一片冷清,看了一眼,山坡上零乱的雪野斑斑雪迹,雪花无情的呼呼而下,将血和尸体重新掩盖上。庄乘风暗暗为众兄弟祈祷了一番,狠狠瞪着蜂涌而来的雪衣人,如今他成了他们的众矢之的。

但众雪衣人看着眼狠如狼的庄乘风,又看着地上已被掩了一半的同胞,心里反而有些胆寒,庄乘风知道以己一人之力,绝不是他们的对手,他首先想到了逃,只有逃,才会有希望复这切齿割心之仇。他在父母死后就已深深的体验过,总以为人一生只能体验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

但想不到第二次来的如此之快,来的如此猛烈和彻底,而正是他遗创父母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这是他做梦也未想到的,庄乘风见雪衣人利用人多,又熟悉这冰雪乱舞的环境,悄悄扇围而来,再没有迟疑,故技重演,将幻影深插入雪中、快疾无比的一拉,立时又一层厚厚的雪幕斜卷而起,如涛天巨浪一般向涌来的雪衣人压去。雪衣人以为庄乘风又会乘着这片雪幕攻来,立时在后退之时,纷纷仰刀而起,向雪浪猛劈过来,为此阻止庄乘风那令人心惊胆寒的幻影刀!

庄乘风投身而起,向不远处的神驹吹了长长的一声口哨,神驹立时精神抖擞,扬雪而来,庄乘风奔向神驹,快疾无比的跃上马背,经过少些歇息的神驹此时神力复现,更有灵性的知道此时正是主人逃跑的时候,成功的关键就在自己的足下了,待庄乘风坐稳,神驹发力卒奔,直向山顶冲去,庄乘风跃上马背,立时感到了无限的温暖,和疲倦无力,紧紧抱住马的脖子,任由神驹奔驰。

众雪衣人听到马嘶声和细微的马蹄声,立时感到了不妙,待雪浪过后,通过迷蒙的雪花只看到了神驹撒腿而去的影子,均愕然于色,庄乘风会在此时逃跑,的确是他们想也没有想到的。

“快追呀,再追就来不急了,难道让煮熟的鸭子飞掉不成!”

“放屁,你两条腿追得上那四条腿吗,痴人说梦话。”

纵了几步的数名雪衣人听到此言,立时停了下来,忙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也有些疲倦,气一泄,两腿一软,哪里能再奔去。众雪衣人纷纷望向中间的一位面色阴沉的老者,老者没有言语,也没有行动,良久方才向山头方向尖啸了一声,冷冷道:“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煮熟的鸭子要飞也飞不出多远,嘿,让他飞吧!”

庄乘风伏在马上眼睛依旧不敢舒舒服服的闭上,因为一闭上就会看到血淋淋的场面,就会让他更加的伤感,此时他不愿想已成为过去的东西,因为没有走出雪洲,就没有走出雪洲哭笑二鬼的魔爪,死亡随时都会光顾他!

风挟着雪花斜冲而来,去打着他冷冰的双颊,止痛无比,也去打着他的双眼,令他的双眼迷滚,但他一动不动,连眼珠也没有动,他要在这恶劣的环境中迅速的恢复力气,盘衡如何走出这无边的雪原,救活自己,只有保住了生命,才会有希望,有报仇的念头,他太珍惜生命了!

没有多久,马就奔上了雪山山顶,立时庄乘风感到一道无形的墙挡在了面前,风沿着山梁,拉起雪花,径直扑向一马人,风似乎更狂,雪似乎更大,虽然眼前豁然开阔了许多,但变得更加的迷滋。雪天一色,天地游潆,前面似乎没有路通向生,路已被雪无情的覆盖住了。

马停在山梁上,长嘶了一声,巨颤了几下,摆落了身上的覆雪,但很快又有一层雪覆上来,雪花如此的多情,又如此的无情,让人面对迷潆的一切唱然长叹,无可奈何,庄乘风直起来,看到眼前的一如,深吸了一口凉气。

雪望不到边,哪里看得清山下有没有山镇,只怕山镇也被雪吞没了,炉火灭了,哪会有热的炕,香喷的烤羊、美酒,一切都没有!

除了尖啸的风声,看着狂舞的雪花,山梁上没有人,雪上没有殷红的血,洁白如银,但庄乘风却感到了这里的寂静,雪中的寂静,寂静的可怕。庄乘风心猛的再次提了提,眼睛如鹰隼一般的四下连巡。

突然他看到雪地上数处悄然凸起,无声无息,庄乘风屏住了呼吸,握着幻影刀的手立时经脉暴绽,但他不敢飞离马背,仿佛一离开马背,就会被挂在死亡殿堂,永远不得重生,此时他的神经也绷张得紧紧的,仿佛只要被轻飘的雪花声中,立时就会“砰”然而断。

“一线红”神驹此时也直竖长耳四下转动,眼珠子紧张看着雪地上细微的变化,在乘风突然一伏马腹,伏身而下时,“一线红”神驹立时尖嘶一声,撒腿而起。同一时刻,那四周凸起的雪四绽而开,喷射而起,从雪花中激射而出数名雪衣人,掠向神驹,只有消灭了神驹,在这片雪野,庄乘风不是煮熟的鸭子,就是插翼也难飞出去。

庄乘风早有准备,双脚紧紧扣在鞍上,而人早巳伏到马腹之下,幻影神刀急然而闪,立响得“当当”几声,紧跟着一声惨叫,一名雪衣人仆倒雪上,喷出殷红的鲜血。庄乘风在劈翻袭来的人,又闪电般的翻身而起,将幻影刀在马背上拉出一道森森弧光,硬生生割断了弥漫而下的雪幕,此时另一侧也飞射而来一名雪衣人,庄乘风如法炮制、一鼓作气,立即向白雪衣人欲去,人快,刀更快,就在人到马腿几步之遥,就被剁成两断,惨叫声,四溅的鲜血,庆乘风视而不见,此时他的心比雪花还冰冷,几成麻木,他见得太多了!

“一线红”神驹受此时紧张气氛的感染,也双眼直视前方,毫不旁观,对嚣喧声充耳不闻,四蹄在雪野上毫无顾忌的飞跨,如一道永不褪色的殷红之光,在原野长长拉开。

神驹速度惊人,很快就冲过阻击道,将众雪衣人甩在了后面。突然“一线红”神驹惊嘶一声,飞跃而起,庄乘风心中一惊,正不知是何原因让神驹如此吃惊,就在这时“轰”的一声,神驹落足之处突然向下飞陷。眨眼间就显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庄乘风立时醒悟过来,雪衣人早就在这里设下了陷井,“一线红”警觉之时,已是来不及了。

“一线红”前足踏空,立时向下直沉而去,但在此时,依旧将庄乘风从马背上硬生生抛到几丈之远,脱离了陷井,陷井处雪花弥漫,“一线红”悲鸣一声,重重的跌进了陷井。庄乘风被重重的抛在雪上,此时雪倒帮了他个大忙,若是遇上实地,不被摔个半死才怪。

庄乘风在雪地上翻滚了几下,立时口中,鼻中尽是残雪,狼狈之极,但他很快就阻住了翻滚的势头,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庄乘风以刀撑地望向悲鸣的“一线红”,眼前一幕令他心胆欲裂,双眼几乎冒血。

“一线红”跌在陷井中,不停的挣扎嘶鸣,欲想站起来,但无情的雪花一层一层的盖去,狭窄的凹坑令他这小小的期望也难以实现。

庄乘风此时居然悄然泪下,仿佛“一线红”是他的生命,是他最好的朋友。“一线红”是与他同生渡过无数次劫难的知己,父母遭受惨祸时,他是被捆在马背上逃过那一劫难的,后来是“一线红”助他一次又一次躲过敌人的追击堵截,是它陪着乘风雄风再起,重建“顺风镖局”,并重震镖局赫赫声威,庄乘风早已没有把它看着马,而是他的同类。

“马,是人最忠实的朋友!”庄乘风深知个中三味,此时,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一线红”也是他唯一的朋友,没有它,那将使庄乘风如失去一半的灵魂,如被割去一半的心。庄乘风此时顾不得饥饿与倦累,以及身上的疼痛,提着锋利的幻影刀,而那陷在陷井的“一线红”双眼黑乎乎的瞳孔望着由远而近的主人,居然也流出悲伤的泪花,这泪花比珍珠还宝贵。

小说《蝶魂幻舞》第3章雪衣人试读结束。

蝶魂幻舞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