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诸善奉行

更新时间:2020-09-18 07:26:29

诸善奉行 连载中

诸善奉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九曜星宿 分类:悬疑 主角:莫默胡斐

《诸善奉行》第十七章妖魔鬼怪(四)免费试读晚上11点,送走了阮明远夫妇,特案组的成员依旧在办公室忙碌着。莫默决定出去买些宵夜,犒劳一下辛苦的同事。12月的深夜,冷风肆虐。莫默走出温暖的办公室,被冰冷的空气激得哆嗦了一下,她立刻拉紧了领口。“咝...冷死了!”她自言自语道。“组长!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莫默回头一看,是陆遥,迈着长腿向她跑过来。“你怎么来了?”“哦,一直在分析案情,有点累了,想出去透透... 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诸善奉行》第十七章妖魔鬼怪(四)免费试读

晚上11点,送走了阮明远夫妇,特案组的成员依旧在办公室忙碌着。莫默决定出去买些宵夜,犒劳一下辛苦的同事。

12月的深夜,冷风肆虐。莫默走出温暖的办公室,被冰冷的空气激得哆嗦了一下,她立刻拉紧了领口。

“咝...冷死了!”她自言自语道。

“组长!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莫默回头一看,是陆遥,迈着长腿向她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

“哦,一直在分析案情,有点累了,想出去透透气。”其实,他是怕她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莫默眉头一皱,说:“外面现在是零度,你确定要出去透气?”她一边问,一边控制不住抖了抖身体。松掉的长发被她用衣领拢着,遮掉她大半个脸,只露出一双圆眼,黑夜里看起来却格外明亮。

陆遥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摸摸鼻子答:“嗯,确定。”

莫默耸耸肩,说:“好吧,年轻人身体就是好。”

两人快速走到了附近一条小吃街,这里的小吃品种繁多,价格也算公道,局里的同事经常来吃。

晚上11点多,气温又那么低,好多摊子都收了,只有零星几家开着,两人走到烧烤摊前停下。

“小姑娘,要点啥?我这儿的东西便宜又新鲜!”老板对着莫默笑眯眯的叫卖着。

“小姑娘?老板叫我小姑娘?我没听错吧。”莫默抬起头小声的问陆遥,眼睛眨啊眨的,她还有点不确定。

陆遥嘴角带着浅浅笑意:“恩,是小姑娘。”

“哈哈哈。”莫默豪迈地笑了几声,说:“决定了,就买这家!谁让老板眼光独到呢。”

陆遥也笑。

莫默一边看菜品,一边小声嘀咕着:“**了这行之后,还是第一次被人叫小姑娘。”

陆遥疑惑:“那他们都叫你什么?”

“老娘们儿。”

......

莫默哈哈大笑拍他肩膀,说:“逗你玩儿呢,哈哈。你快看看要吃点啥,有什么忌口的么?辣的吃吗?”

陆遥:“我都可以。”

“OK!老板,来50串羊肉,50串牛肉,10串鸡翅中,一打扇贝、一打生蚝、5个烤茄子、10串烤馒头片。都放辣。”

“好嘞!”老板拿起食材放烤架上烤:“你们旁边坐一会儿啊,很快就好的。这里吃还是打包?”

“打包。”

说完,莫默和陆遥就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陆遥很贴心的坐在了风口,既帮莫默挡掉了寒冷,也挡掉了烧烤的烟味。

老板一边往烤炉里加碳,一边看着这两个人直笑。他似乎想起了跟自己老婆刚谈恋爱时的那种甜蜜。

摊上的一盏小灯,在夜晚的寒风里忽明忽暗,远处的景物看不清,却能清清楚楚的映照出陆遥的侧脸,干净又俊朗。

他进组才一个多月,之前都是做些案头工作,比较轻松,没想到这几天却来了个命案,忙忙碌碌一整天,水都没喝几口,此时终究是有些疲惫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累吧?这是你进组后的第一个命案,还习惯吗?”莫默的语气里竟然有种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等她意识到了,话也已经讲出去了。她偷瞄了眼陆遥,眼看着他俊朗立体的脸部线条在昏黄的灯光里依然显得格外出挑,她的心竟然不规则地乱撞了几下。

“啧啧,果然是色令智昏。想来我也快30了,难道真的是到了虎狼之年?”她暗戳戳地想。

“有点累,不过还行,以前在别的分局也经历过。出了命案,当警察的不累谁累?这都是分内的事。”

莫默点点头,没吱声儿。

“组长,你做刑警多久了?”

莫默举头望天掰着手指头算了下:“有6年了吧,警校一毕业就干的这个,一直到现在。”

“那也挺长时间的了,有没有想过不干这个换其他岗位或者别的工作吗?”毕竟这个工作,血腥又劳累,女人能在这个岗位上坚持那么久的,不多。倒也不是性别歧视,只是这份工作需要强大的体能,也要有很强硬的心理素质,在这两点上,女性天生要比男人弱一些。

莫默苦笑了一下,说:“没想过,转岗或者转行,都没想过。我是个劳碌命,身体上的辛苦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受伤流血啊,我都不在乎。可是心里的辛苦……是会让人筋疲力尽的。如果我不做警察了,身体或许不会那么辛苦,因为不需要通宵熬夜,也没有风吹日晒,可是心里会很辛苦吧。毕竟,我也坐不住,不是那种能再办公室里坐一天的人。”

“组长,做警察,心里就不苦了吗?”

莫默静默了一瞬,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在空气中化成白色的一团:“苦!真的苦!但是这一行干久了,也就感觉不到自己还有肺腑了。”

冷风刮过,凌冽如刀。这句话说出来,她也不禁问自己,真的没有肺腑了吗?可是她还是会对死者家属感到愧疚啊,她看到死者身上的伤,还是会感觉到痛啊,就像伤在她自己身上一样。

她把吹到脸上的发丝拨开。

“不,也不能说没有肺腑。只是有时候得逼着自己强硬,不去感同身受。这是一种自我保护。不保护好自己,过不了日子。有的时候心里苦死了!我们这个职业,是站在黑暗和光明的边界,你每天都会一些很奇怪的事,譬如看到有人不愿意自己奋斗,拿刀砍死自己父母抢钱;看到有人生活困苦不得不去卖淫;还有些人,被人杀了,尸体被卸成一块一块的,再也无法拼凑完整。他们干了什么坏事吗?只因为遇到了精神变态,生命就终结了……你每天看到得都是这些,心里能承受得了吗?肯定不行。你会觉得很悲凉,为什么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战争、灾害、疾病,人类却没有变得更好。心里怎么会不苦?”

“那么苦,为什么还要坚持?”

“因为放不下那些生命,还有冤屈。”莫默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黑暗:“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英雄,但总要有人为枉死的人寻找真相,给生活在光明里的人提供保护,给黑暗里蠢蠢欲动的罪犯震慑!总要有人做这些。每天面对这些我很苦,可是你让我漠视这些,我更苦。”

陆遥有一点点震撼。

没有华丽的辞藻和慷慨的言论;有的只是,“总要有人去做”这样平实的话语。

听起来少了很多**,但是多了很多责任。这是世界多得是人用花言巧语营造“伪善良”、“伪正义”或者认为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轻易的评判别人的生活或者进行道德绑架,却很少有人真正的行动,用行动捍卫心里的正义。

察觉到话题有些严肃,莫默搓了搓双手,哈了口气,两只脚对着空气蹬了蹬,说:“冻死我了。你们男人都不怕冷的吗?穿得很少好像也没关系的样子。难怪你说男女体能有差异。”

她穿着大棉袄,可鼻子还是被冻得红红的,说话的时候身体还忍不住抖了几下。

陆遥其实很想把外套脱下来给她,可终究还是忍住了,觉得有点不合适。他犹豫了一下,把围巾解下来,给莫默系上,边系边说:“嗯男人确实不怕冷,你先把我的围巾围着吧,系个围巾会暖和很多。”

莫默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陆遥一只手拿着围巾的一边,另一只手扯着另一边绕过她的头,这动作就像用围巾把她圈在他怀里一样。他们离得那样近,他衣服上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还有围巾上残留的体温,都叫她心跳有些加速。

“小姑娘,你们的烧烤好了!给你便宜点,算300吧!”老板把食物全都打包好,交给莫默。

她正要掏钱,一旁的陆遥抢先拿出钱包把钱付了,然后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自己拿着说:“东西我来拿,天冷,你手插口袋里吧。”

莫默不肯,硬要给他钱:“上次也是你付的,这次不能再让你出钱啊,是我说要请他们的。”

陆遥自顾自笑眯眯地拎着东西,不肯收钱:“这次我先请了,下次组长再请我吧。”

老板看着他俩,露出老母亲般欣慰的笑:“小姑娘,你男朋友长那么帅,又对你那么好,你好福气啊。”

莫默微微一愣,刚想解释说他们不是情侣,可转念一想,觉得特地解释好像又有些刻意,再看看陆遥,他也只是淡淡笑着,并不说话。

算了吧,反正也不是熟人,没必要解释...

俩人拿着食物转身就回警局去了。

小说《诸善奉行》第十七章妖魔鬼怪(四)试读结束。

诸善奉行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