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龙娘

更新时间:2021-01-19 17:36:54

龙娘 连载中

龙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舞独魂灵 分类:悬疑 主角:秦玦胡端公

《龙娘》第1章孽种免费试读龙娘舞独魂灵本书由米读文学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版权所有·侵权必究第一章孽种我娘是个傻女,十八年前顺着黄河游荡到了九星湾。秦春生是最先看到我娘的男人,当时我娘正裹着满身黄泥在生吞一条两尺来长的黄鳝。膳血猩红,顺着娘苍白的嘴角往下流,一直流进只能遮挡半个胸脯的破棉袄中。黄鳝还是活的,活生生的被我娘一口一段的吞进肚子里面。秦春生开始还很害怕,可是当我娘对着他凄然一笑的时... 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龙娘》第1章孽种免费试读

龙娘

舞独魂灵

本书由米读文学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孽种

我娘是个傻女,十八年前顺着黄河游荡到了九星湾。

秦春生是最先看到我娘的男人,当时我娘正裹着满身黄泥在生吞一条两尺来长的黄鳝。

膳血猩红,顺着娘苍白的嘴角往下流,一直流进只能遮挡半个胸脯的破棉袄中。黄鳝还是活的,活生生的被我娘一口一段的吞进肚子里面。

秦春生开始还很害怕,可是当我娘对着他凄然一笑的时候,他的人就是中了魔怔一般,再也不觉得我娘有多可怕,上前拉着她的手把我娘领回家。

三天后,秦春生就和我娘成了婚。

梳洗干净,穿着大红嫁衣的娘亲,比九星湾最好看的娘们还要美艳三分。村里不知多少人羡慕秦春生的艳福,却没人知道秦春生压根就没能如愿。

无论秦春生怎么哄怎么骗,我娘都不让他碰身子,一旦秦春生强来,我娘就会发疯,又撕又咬力气大的出奇。

秦春生无奈,只能一忍再忍,变着花样的待我娘好。

可谁知道,还没等他哄得手,我娘的肚子居然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这下秦春生再也无法忍受。

虽然他们秦家需要传宗接代,可是这来历不明的野种是绝对不会要的。

乡村守旧,光是庄稼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人淹死。

而且那时候人穷,九星湾的人更穷,多一口人就多一口饭,谁愿意养别人家的野种。

秦春生本来就不是什么纯良之辈,便找人配了堕胎药,放在鸡汤里端给我娘喝。

我娘脑子不清楚,平时秦春生给她啥她就吃啥,可就在秦春生端给她这碗鸡汤的时候,她没有伸手去接,反而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你要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就和你做真正的夫妻。”

正是这句话,令秦春生暂时放下了鬼心思。

我娘生我时难产,秦春生故意拖着不去找稳婆,一直折腾到后半夜羊水破裂,我娘才凭着自己的一口气将我生了下来。

生下我娘也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着坐起来喂了我几口母乳就去世了。

我娘死后,秦春生把满腔恚怒全部发泄在我身上,决定连夜把我送走。

所谓送走,并不是把孩子送给别人是抚养,而是送给黄河大王,装麻袋里沉黄河。

小婴儿骨头都是软的,等麻袋被水腐烂,尸体也早就被鱼虾分食,连骨头都剩不下。

做这事之前秦春生先给自己灌了半瓶烧酒,然后将我往麻袋里一塞,拎着就往黄河边上走。

到了黄河边上,秦春生寻了处人迹罕至的水弯,就在他准备将我沉进去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哗啦啦的水响。

抬头一看,一艘乌篷船正从河心飞速驶来,很快就开到秦春生面前。

船头站着一个女人,全身上下都被黑布包裹的严严实实,脸上还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阴森闪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春生看。

秦春生被看得发毛,一动也不敢动。

“今个,你要是把这孩子送走了,你们秦家包括整个村子的所有人都要为他偿命。”

女人的声音沙哑阴冷,听得人不寒而栗。

“你是谁?”秦春生硬着头皮问道。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这孩子的命黄河大王不收。”

说完这句话,也不见黑衣女人有所动作,乌篷船又掉头驶向河心。

一边驶一边向下沉,正好到河心的时候,整个的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午夜的乌篷船,蒙面的女人,阴冷的语气,处处都透着诡异。

黄河边上的守旧山村少不了关于黄河的神鬼传说,从乌篷船现身的时候,秦春生的酒就醒了一半,等看到乌篷船又整个的沉进了水底,吓得酒全醒了。

再也不敢停留,提着麻袋掉头往家走。

回到家,秦春生把麻袋往床上一扔,也不管我死活,赶紧给喝酒压惊。

灌了一整瓶烧酒进肚后,秦春生倒头一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屋子里起了阵阴风,把秦春生给冻醒了,就想着去床上扯被子。

用手一扯,被子是又黏又湿,仔细一看手上全是血。

再朝床上一瞅,床头上我娘正抱着我在喂奶。察觉到秦春生的眼神,我娘对着他露出一个诡异无比的笑。

秦春生顿时两眼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外面已经天色大亮,爬起来就往外面跑。

昨夜的恐怖场景历历在目,此刻秦春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去镇子上找端公。

镇子上的端公姓胡,叫胡紫芝。年轻时做过道士,跑过江湖,回来定居后又做起了端公。

秦春生哆哆嗦嗦的把我娘诈尸的事说了一遍,胡端公却是一个字都不信。

说他八成是黄汤喝多了,看花了眼,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鬼祟。还要他节哀顺变,既然孩子的娘已经去世,就该早点入土为安,把孩子抚养长大。

见端公不信,秦春生扯着他的袖子就往家里赶。

到家一看,我娘的尸体安静的躺在床上,还是死前的模样,而我则是躺在她怀里,闭着眼睛呼呼大睡。

看起来一切如常,可是只有秦春生自己清楚,我根本不应该躺在我娘怀里。

床上的麻袋还在,除非有人帮我解开,否则我这个刚出生的小婴儿绝不可能一个人爬出来。

但是这事他没法和端公说,就算我是野种,那也是一条人命,他要将我装麻袋里沉黄河,是杀人犯法,要吃枪子的。

无奈,秦春生只好遵从端公的吩咐,赶紧将我娘下葬。

至于我,这会儿他是决计不敢再将我送走了,只能暂时先养着。

这一养,就是十八年。

……

上面这些事,都是秦春生临死前躺在病床上亲口告诉我的。

秦春生说他憋了半辈子,死前想求个解脱。而他的死对我来说,也同样是一种解脱。

过去的十八年,我身上的伤就没断过。

动不动就拳打脚踢,恶言恶语,喝多了更是直接抄家伙揍我。

别人家的孩子在外面受了欺负还有家长可以出气,而我这个野种就是在外面被人打死,他也绝不会找人理论。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在村里人人都可以欺负。

在他得病的这几年,我遵从孝道,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却从没有听他说过半句好话。

还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今天他终于醒悟了。

“秦决,你恨不恨我?”

“不恨。”我想了想说道。

不管他有多不情愿抚养我,总之我秦决是靠着他才活到现在,没有他也就没有我,相反我还很感激他供我读完了初中。

听我说不恨他,秦春生惨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意,继而向我提了一个请求。

“秦决,你娘曾经答应过我,只要把你生下来就和我做真正的夫妻,现在你已经长大了,在我死后……你能不能把我和你娘葬在一起?”

小说《龙娘》第1章孽种试读结束。

龙娘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