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恐怖> 家有尸妻苏岩

更新时间:2021-01-17 17:15:19

家有尸妻苏岩 连载中

家有尸妻苏岩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半尺的追书 分类:恐怖 主角:苏岩安童

火爆新书《家有尸妻苏岩》是半尺的追书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苏岩安童,内容主要讲述:十岁时为了活命,爷爷让我借尸续命,让我与一具古尸成婚,这成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场异样的漩涡,变故横生。鸳鸯扣,美人出棺,与尸同瞑。... 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刚走过去,沈浩哥就从碎屑里刨出了东西,回头问我媳妇姐姐的伤,我说现在好多了。其实我挺奇怪了,为什么沈浩哥能看出媳妇姐姐受伤?但又想他肯定是这些年长了本事,能看出来也是应该的。沈浩招呼大家来到屋里,头顶的瓦掉了很多下来,房间里也是乱七八糟的,沈浩哥找了个干净的凳子,将手里的东西放了上去。这时我们才看清他手里拿的是一条小虫,现在那东西已经死透了,身体蜷缩起来,颜色通红艳丽,看着有些像蚂蟥。安童也说她看着像蚂蟥,但沈浩哥没下定论,我们都只是瞎猜。但我也反应过来了,卷起袖子看手腕上有个豌豆大的口子,“不会是这东西钻我身体里了吧?”“嗯!”沈浩哥点了点头,拿出一张符纸包了它就揣怀里,“这是苗疆的食髓蛊,要不是我来得快,你的脑袋都要被它吃空!”我听得阵阵恶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沈浩站起来,阿蛮立刻递过来几张烧过的符纸。沈浩用手搓了搓纸灰,闻了闻,说:“冒充我的杂碎应该是北方人!”“北方人?”我有些糊涂,“北方人怎么和苗疆蛊毒扯上关系?”“南符北术,但北方也有符,不过画符的手法都是些三流手段,要是换了我,你小子那里还有命抱媳妇睡觉!”沈浩哥说。南符北术,我也听过这种说法,不过沈浩这话我不爱听,哼哼两声朝他丢了几个白眼。沈浩完全不给我面子,说:“你还别不服,就你这三脚猫工夫,要不是白公主顾着你,都不知道死几回了!”他说得我不得不服,但又不想当着安童的面落了脸皮,我追问他:“你还没说苗疆的人怎么和北方人混在一起的!”“你傻啊!现在交通这么便捷,坐上飞机南北跑,一天可以好几个来回。”沈浩哥在屋内转了两圈,走过去打量着安童。我被他呛得不敢吱声,从小到大都是他占上风,但我奇怪他怎么跑到安童跟前就死死的盯着人家看?难道说他看上安童了?这可不行,在怎么说安童可是我先认识的。安童翻着白眼不待见的回瞪他,沈浩突然问,“安贵山是你爸?”我一听坏了,看几眼就给人乱认老爸,照着安童的脾气肯定要被点爆。出乎意外的是,安童竟然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你怎么认识我爸?”沈浩一副高人模样,转身才说:“临走前爷爷还交代,到了昆明一定要去拜访安老伯!”拜访?我傻眼了,指着安童有些结巴的问:“你爸不是死了?怎么...”安童推了我一把,“切,谁跟你说的我爸死了?乌鸦嘴!”我去...这不是耍我?我拉着安童,“你得给我说清楚,你让我去盘龙村到底是什么意思?那里究竟是不是毒窝?”“我不知道!”安童想逃,但被我死死抓住,其实她爹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抓着她的把柄,想问出盘龙村到底是不是毒村。安童急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赖皮!我不是都说过了么,就是因为你父亲的碑,我才会找你的!”我赖皮?我也是无语了,不过她的说法也有几分可信,毕竟这种大小姐脾气,什么荒唐事都搞得出来。沈浩这时插嘴说:“你两得了!把盘龙村的事跟我说说!”回头又说我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一点都不厚道。安童听不出沈浩话里的意思,我脸上却是**辣,正好他问起盘龙村的事,我也想起来之前说的都是跟假沈浩说的,这里面就有几件事需要核对。我怕沈浩戳我的丑,抢先将盘龙村的事又说了一遍,不过这次重点在红衣女子冒充安童,还有那种让人无法动弹的香味上。因为这两点跟今晚上的事有许多共性,沈浩听完后,他的分析跟我的差不多,是同一伙人的可能性不大。虽然我有断定,但由另一个人说出来,我心里要更稳妥一些。毕竟这件事跟父亲有着莫大的关系。沈浩哥说那种香味应该是苗药,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出个寅卯来。关于随意改变容貌,他的说法是这并不是普通的易容,如果是普通的易容术,对方能骗我和阿蛮,但绝对骗不过媳妇姐姐。他这一说,我心里顿时明白,假沈浩之所以能摸到媳妇姐姐在的密室,跟他的身份有关。想到这里,我心里莫名的有些高兴,因为这说明媳妇姐姐不仅仅接纳我,也开始接纳我身边出现的人。沈浩吩咐阿蛮收拾一下石场,安童和林华也去帮忙,找到独处的机会,我才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也是我最期待的问题。我十岁那年,沈浩到底是不是真的见过我父亲。问完我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眼巴巴的看着他,反观沈浩,他的神情也瞬间变得严肃,“难道冒充的人连这件事都知道?”听到这句话,我心沉重起来,爷爷为什么要对我隐瞒父亲的下落?沈浩哥拍拍我的肩膀:“每个人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也许在这个决定面前,最痛苦的未必是你!”我点点头,爷爷在隐瞒我的同时肯定也承担着更大的痛苦,否则以他的性格,绝不会为了逃避这个问题而离开这里。至于父亲...或许沈浩哥说的对,在整件事中他才是最痛苦的人。缓过神,我才说:“当年的事知道的有几人?”“包括我在内,绝对不会超过五个!”沈浩思考后回答,可以看出他是在努力回忆后才说出来的。我深吸了口气,假沈浩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说在这五个人中有人泄密。目前也只有这个解释。沈浩应该也想到了这点,他说,“当年五人有苏大爷,我和爷爷,另一个是你父亲带来的。”沈二爷和爷爷沈浩哥绝对是不会说出去的,至于父亲,我相信他既然来了,就不会害我。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石头,你该不会是...”沈浩看向我。“哼!无知!”突然媳妇姐姐的声音插了进来。房中凝聚出一团红雾。我甩了自己几个嘴巴,刚才怎么能怀疑到媳妇姐姐头上。“幼稚!”媳妇姐姐见我的行为冷声说了句。她说得我有些无地自容,细细的想,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和媳妇姐姐成婚的事已经算不上秘密了。也就是说,最大的秘密一直在爷爷父亲和媳妇姐姐之间,但是他们想要隐瞒的又是什么?沈浩哥完全没往这件事上想,而是调.戏媳妇姐姐,“弟妹!这次你不会再逼我离开了吧?”我的思绪也被打乱,担心起沈浩来,虽然媳妇姐姐这次的变化,是我想都不敢想的。“有些事如果你想知道,就必须站到那个高度,否则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媳妇姐姐好像在暗示什么,我心也落了下来,看来她根本就是无视了沈浩的存在。“勿要得寸进尺!”然而媳妇姐姐话锋一转,有些威胁的说了句,红雾直接就消失了。沈浩嘘了口气,额头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看样子他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随意,“石头,回到城里你可得请我好好吃上几顿,我这都快吓出一身病来了!”现在我才想到沈浩哥这样做的原因,心里有些感动,他这完全是在为我好。其实我也明白,如果我真的要和媳妇姐姐待在一起,那么就必须去改变媳妇姐姐,如果她还像以前一样,看一眼就要逼走人。那么我们之间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否则我身边就要变得和童年时一样,身边没有任何的朋友。我不知道媳妇姐姐为什么突然会做出改变,也许是我之前的那些话让她有了改变...也许我和她都说不清。沈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收拾了,我冷静下来,细细的去琢磨媳妇姐姐说的那句话:有些事如果你想知道,就必须站到那个高度,否则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是在暗示我只有变得足够的强大,才有资格知道哪些秘密吗?“石头,你不是要带媳妇进城吗?不去跟她说说?”沈浩喊了声,我回过神,发现安童靠在门上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和媳妇姐姐说说?说什么?我红着脸,沈浩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悄声说:“跟她说说外面的世界,毕竟她的时代停留了太久。让她改改脾气,虽然我觉得现在已经不错了。”“哦!”我应了声,其实也没想好要说什么。细细的想想媳妇姐姐也怪可伶的。虽然不知道爷爷他们从哪里找到她,但她原本的世界肯定都是冰冷和黑暗的。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阵的痛,想想自己前几年做出离开的决定,在想到媳妇姐姐说的那句话: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也许她的世界本就该孤独,但我却在能给她温暖的时候选择离开,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她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才会显得如此的迷茫。后半夜的时间,我都在跟媳妇姐姐说话,虽然她没有任何回应,但我还是尽心的描述了外面的世界。说道天快亮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说的了,这时候整晚没有说话的媳妇姐姐突然说:“你要有车有房,我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比别人的差!”听到这句话我差点没吐血,感觉自己完全上了沈浩的蛋,闲得没事为什么要说外面的世界?但我心里也暖暖的,因为媳妇姐姐说我是她的男人...

小说《家有尸妻苏岩》第十七章男人要有房有车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