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麻衣邪婿

更新时间:2021-01-15 08:11:43

麻衣邪婿 连载中

麻衣邪婿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焚雨 分类:悬疑 主角:江流儿童梦瑶

《麻衣邪婿》第4章最后一卦免费试读“救你?”我蹲了下来。我看到童梦瑶印堂有一股黑气,而且有发青的势头,这是马上要死人的征兆。但我还是慢条斯理的样子,顾自打量着汽油蔓延的速度,脑海里浮现出被困在车里活活烧死的恐怖画面。童苟艰难的抬起头来,咬牙道:“救救我们,我、我给你一百万!”我无视童苟,看向山头上神秘的乞丐。“爷爷说了,我跟梦瑶互缺互补,而且命理已经捆绑在了一起,不能分开,分则必央;虽然今天的事,... 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麻衣邪婿》第4章最后一卦免费试读

“救你?”

我蹲了下来。

我看到童梦瑶印堂有一股黑气,而且有发青的势头,这是马上要死人的征兆。

但我还是慢条斯理的样子,顾自打量着汽油蔓延的速度,脑海里浮现出被困在车里活活烧死的恐怖画面。

童苟艰难的抬起头来,咬牙道:“救救我们,我、我给你一百万!”

我无视童苟,看向山头上神秘的乞丐。

“爷爷说了,我跟梦瑶互缺互补,而且命理已经捆绑在了一起,不能分开,分则必央;虽然今天的事,有一些人为作用,但,这就叫命理,命理不是自然灾害,是一系列因果循环。”

如果童家人今天没有来退婚、欺辱我跟爷爷,就不会遭遇那个神秘乞丐,更不会出车祸了;

一切看似无关,但在童家人动了恩将仇报、退婚的念头时,厄运就已经在冥冥中展开了……

“刚才你不是很威风吗?说要把我跟我爷爷的丧事一块办了,怎么现在轮到你办丧事了?”

童苟惊怒交加,又被车头大火焚烧到了手背,惨叫着疼晕了过去。

我没再说什么,起身便走。

“六子,求求你,救救我们……”童梦瑶哭求道。

我步伐一僵,回过头来冷淡的看着她。

“是我爷爷帮助你们飞黄腾达,你们享受的,其实是我爷爷的气运,今天却来践踏我们,挖我爷爷的尸!”

“救你?你真好意思说的出口啊。”

不是我心眼小,是童家人把事做绝了!

只是羞辱我也就罢了,居然还掘了爷爷的尸骨;

爷爷若是泉下有知,肯定怨气难平,沦为冤魂厉鬼,永世无法超生!

此仇,不共戴天!

童梦瑶满嗓子焦烟,说不出话来了,流出了一行绝望的泪水,立马就被烈火烤干。

我感到于心不忍,但终究无法昧着本心,去救这一家子白眼狼。

真要离开,却听见了铃的一声。

我下意识望向声源,顿时浑身一震。

是自己送给童梦瑶的定情信物,那串脚铃!

十几年了,她还戴在身上?

连线绳都没换过,保存的好好的。

这该多珍惜、多用心啊……

难道,梦瑶的心里还有我?

那她为什么……

我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眼前不断浮现出跟童梦瑶两小无猜时的情景。

咬咬牙,一脚踢出泥土,把汽油的路径阻断了。

但车头仍然在燃烧,用不了多久就会烧进车里了。

我一拳打碎了车窗,毫不犹豫的钻进去,拼命把童梦瑶卡在缝隙里的右手抽出来。

然后双手**童梦瑶的腋窝,使出全力往外拉拽。

却怎么拽都拽不动。

原来童梦瑶用另一只手,死死拽住了她父亲。

“六子,求你了……”

我面无表情。

童梦瑶咬了咬下唇,突然主动松开了我,跟她父亲一起等死。

我叹了口气,只好将车门踹断,然后钻进去扯住童苟的头发,一把扔了出去。

接着抱起童梦瑶,快步移开;

下一秒,烈火骤然吞噬了驾驶室!

“呜呜——”

消防车的声音由远及近。

我看着童梦瑶感激的目光,冷淡道:“你别误会,我救你,只是为了我爷爷,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促成我们俩的婚事,他一定不希望你惨死在这里;”

“但既然你们童家人瞧不起我、要退婚,我我绝不会对你死缠烂打;相反,我迟早会成为跟我爷爷一样厉害的大风水师,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童家后悔无门!”

我伸手去摘脚链。

童梦瑶赶紧用手捂住,一个劲冲我摇头,眼里满是悲伤悔恨的泪水。

我强行把铜铃捋了下来,看了一眼,紧紧攥进手心里。

“这是我母亲的遗物,你配不上。”

“啪!”我将牛皮纸袋扔在脚下。

“钱,你拿走,我不需要,从此我们两清了。”

我转身离去。

童梦瑶看看手里的断绳,似乎想起了她跟她父亲的所作所为;

我却以德报怨、救了他们……

童梦瑶痛心哭泣。

……

离开车祸现场的我,不知道自己救下父女俩是对是错,一路思索着。

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晕乎乎的,跟入了梦似的。

视野也越来越模糊了,只听到风声骤急,将树枝摇的哗哗作响,很是阴森。

接着,我模模糊糊的看见了前面有一道黑影。

爷爷?

我本能的追赶了上去。

爷爷!爷爷!

可那道黑影始终远远的立在前方,好像永远都追不到。

噗通!

我摔了一跤。

吃疼的爬起来,讶异的发现,已经跑进了一片古怪的树林里。

天色血红一片,树参天的高,没有树冠,光秃秃的直插云霄、诡异非常;

满地都是枯黄的枫叶,四周一点声响都没有,寂静的可怕。

“爷爷?”我下意识呼唤。

“砰!”

一颗石头砸在了我肚子上,疼得胃里面翻江倒海。

捡起石头一看,上面染满了血,已经结痂了。

我下意识想起了爷爷惨死时,那塞满了石头的肚子,打了个寒颤。

“砰!”

又一颗石头不知从哪儿丢来,直接砸在了我脑门上,砸得头破血流。

我已经吓坏了,抱着脑袋不知所措。

飞石如雨,一下比一下砸的狠,好像要把我活活砸死一样!

我被砸成了马蜂窝,又害怕又痛苦的哭嚎着。

直到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发自肺腑的忏悔道:“爷爷,别打了,流儿知错了!流儿再也不妄用风水秘术了,你原谅流儿吧!”

风声骤止、树影虚化。

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我就发现,自己其实摔倒在了爷爷的坟堆上。

爷爷的手仍然僵直的伸在外面,说不出来的诡异。

“江老八乃麻衣世家第十八代传人,克妻克父克子的天煞孤星命,命硬到老天爷都不收。没想到养育出你这种心肠软弱的窝囊废。”

“看来麻衣世家,是真的要绝种喽。”

那个神秘乞丐拎着酒葫芦,从坟堆后面爬出来,一**靠在了墓碑上。

我暂时没理他,含着泪水,把爷爷的手埋回了墓堆里。

然后出其不意的抄起一块石头,直挺挺砸向乞丐的脑袋!

乞丐是个跛子,身手却敏捷的不得了,一个赖驴打滚就躲开了,斜躺在地上嬉笑道:“对仇人施以援手,却对无辜人士下狠手,你不愧是个连天煞孤星都克死了的小王八蛋啊,整个儿就一疯魔转世。”

“少废话!”我拳头紧攥:“头七已过,我爷爷却托梦于我,这意味着他还游荡人间,真的没有得到超生。”

“我爷爷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至于咽不下童家这口怨气;是你,你喂我爷爷吃下了童苟的血肉,助长了怨气,强行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你害我爷爷不得超生,我绝不放过你!”

乞丐挠了挠腮帮上的大痦子,不以为然道:“你以为你爷爷应当善始善终吗?不说别的,他曾今为童家种下了风水基,强行逆天改命,害人害己,这就足以令他下地狱了。”

“至于我,呵呵,我只是利用了他一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我蹙眉:“你为什么一心要害死童家人?你到底是谁?你认识我爷爷??”

“呵呵,何止认识,我有今天,可都是拜他所赐……”

说着,乞丐爬回了坟堆,居然又开始扒拉了!

见过抽烟上瘾的,没见过刨坟上瘾的!

我膛目欲裂。

“我特么跟你拼了!”

乞丐反而挖的更起劲了。

我一把将乞丐勒倒在地,乞丐挣扎着指向前方:“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子是在帮你!瞧啊,你爷爷为你卜了最后一卦!这一卦,决定了你的生死!”

我楞然望去,震惊的发现,爷爷肚子里那些石头,居然真的排列有序。

分明是个卦象!

小说《麻衣邪婿》第4章最后一卦试读结束。

麻衣邪婿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