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病娇相公安分点

更新时间:2021-01-20 13:31:50

病娇相公安分点 连载中

病娇相公安分点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旭华轩 分类:言情 主角:安良蕤周起斯

《病娇相公安分点》第12章安排掌家免费试读一顿饭吃下来颇是不爽利,安少霍瞅着安仲谦同姚氏怠怠享吃时,借着故便同安良蕤一并走了一段,也不知可是少了梅氏的缘故,安良蕤望见安少霍竟是要比往时害怕,这些年虽说是他一味庇护她,这才让她衣食无忧,但她终觉着亏欠他不少,抵还不了他这些恩情,想到这里安良蕤便是顿住了步子:“三哥哥上次州考可还是顺利,大娘子盼了这么多年便是希望三哥哥榜上有名,若真真灵验了,任是全家人... 展开

本书标签: 古言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病娇相公安分点》第12章安排掌家免费试读

一顿饭吃下来颇是不爽利,安少霍瞅着安仲谦同姚氏怠怠享吃时,借着故便同安良蕤一并走了一段,也不知可是少了梅氏的缘故,安良蕤望见安少霍竟是要比往时害怕,这些年虽说是他一味庇护她,这才让她衣食无忧,但她终觉着亏欠他不少,抵还不了他这些恩情,想到这里安良蕤便是顿住了步子:“三哥哥上次州考可还是顺利,大娘子盼了这么多年便是希望三哥哥榜上有名,若真真灵验了,任是全家人也要指望着三哥哥扬眉吐气了!”

安少霍听来脸上稍显不悦,他眼不错珠地看着她,夹杂着几分怜悯和惋惜不说,竟是让安良蕤看出了几分哀落,只见他背手轻唤道:“四妹妹可是希望我中榜,其实中不中榜全个自己努力强求不得,以前我倒是想让自己快些中榜,门第高些也不至于让四妹妹在他府受了这般委屈,连是这回门都要看尽眼色,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用,饶是旧年也未挣得个榜上名!”

话至此处,旧事重提,已是让安良蕤沉下了眉眼,她倒是觉得她这个三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做事显山显水,半点藏不得,莫要说他以前中得榜,就是现在中了她也未必不会指着周家,如今看他什么都好,安良蕤便心宽了些。

“四妹妹难道就不后悔嫁进了那周家吗,前个我才知道他家人做事是何等荒唐,这才几日不见四妹妹便身形枯槁,这确不是那家人为难你吗,以前在这处我护得了你,即便你在他处我也一样护得了你,母亲不帮你说话,我大不了就是上门同他们理论,要不然真真以为我们安家人都拿你当外人!”一番话接下来,惊得头上脆瓦涔动,叫安良蕤快快帮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并无过得不好,这不过这两天暑气重我吃不下罢了,三哥哥这几日便放榜了,可切莫再因着我让惹事端,让大娘子不高兴了!”

安少霍只知道他这个妹妹生性忍耐,有什么个苦全自个吞了去,若是人人都是这般,岂不是都要憋闷坏了,见她体己自己安少霍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折路回去,一路陪同她到马车,尤是安仲谦同姚氏有些吃醉了,便是他们几个同辈出来相送,只是长辈不在,这修儿的嘴便又是有些得理不饶人:“四姐姐也真是的,明介着嫁进了高门,这礼可真真是薄得很,莫不是四姐姐补贴了自己,也知道要摆周二娘子的谱了吗?”

“六妹妹这是说得什么话,四妹妹是什么样的人,别个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看给你送些书准是没错了,也叫书磨磨你那个脾气,看你还嘴硬得起来吗,四妹妹切莫要将她那些个不值当的话听到耳中,往后你想回来便回来,若是闷了叫我们上府上坐坐,我们可是欢喜得很的!”幸得安少霍出言相护,才使安良修了没这口舌劲。

一直躲在安少霍身后的安少白许也是有些话也藏纳不住了,不多不短地道了句:“四姐姐多多保重自己!”

安良蕤深知他性子软懦,不过也确是听着他这番话心头一暖,在他们探望下,安良蕤便同阿喜坐上马车一道行去。方才看到自家妹哥儿全自一副欢喜模样,往时即便再不喜他们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也不知下一回再见到他们是什么时候?

“三公子也真是疼姑娘你,这宝光珍珠珊瑚树可是少得,显是三公子储备已久呢!”阿喜欢喜道,安良蕤听个深沉不多苟言,只又听她说来:“姑娘我们真要去那常州刺史府,就方才我听绿桃说,三日前大姑娘给姚氏那五公子添办了书堂,大娘子气得头疾发作,又不知怎地让大姑爷和二姑爷拌了嘴,不欢而散,莫不说这顿架可是因着姑娘你生的,就是现在去到了大姑爷怕也未必会给好脸色,再有大娘子又在那处吃酒,这若是见着了面,生些隔阂,让大姑娘可怎么办的好?”

听她这下说来,安良蕤登时紧提一口气,料知闺中安良娇是除了安少霍以外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若真如方才阿喜说得那般,大娘子届时执意争吵,怕才是真真要让安良娇丢了颜面,可婶母再求在即,这若是没有做成,他日相问难不成真要自家婆婆再担了这无为之说吗?想到此处安良蕤只得按按眉心,唤着折回周府去。

回府后,安良蕤安置好那宝光珍珠珊瑚树后便独个捡本《离骚》静坐在院外,这屋外的日光已经下去了许多,影照在篱墙脆瓦上,倒是有几分田园自得的风光,只是安良蕤心中并未宽裕,松着眉头给他人瞧罢了。

就才安良蕤还听得阿喜说周起斯眼下还在西厢房卧榻,怕是有时候也出不来了,倒是听得钱氏这回是真的病着了,吃了几帖药方也没瞧见转好,剩得李氏出来招话:“今儿个回去可是见着了那常州刺史,料是知你不敢违背钱氏之命,怎地可是谋着位置了?”

正读得满腹牢骚,巧了李氏碰了上来,叫安良蕤一个起手便将书掷在凭几上道:“我道妾母会问些什么,原是这些,那你看我是常州刺史,宋家秀才之姨子,你看我有几分胜算,妾母,也不是新妇想要说你的不是,如今婆婆正卧病在床,你不去看护陪同,倒是和我论这词,怕是让婆婆知晓了,这心中该是如何想,这家中可是还要割多少分量给你才合适?”

赶下安良蕤实在无心相说,且不说自己没办成事情,就是介着钱氏同李氏这层关系她也没有可以办成的道理,与其让安良娇为难,不如让她们自己各自为难自己去了吧。听得这些个话,李氏显是未料到安良蕤会这般说来,登时面上难堪,只得快快离去。

故此,安良蕤捧书眯眼,只是往后的几日里,钱氏的病是一日沉过一日,隐隐有入膏肓之意,家中周郑国在外谋生,便是周起斯日日陪同伺候,连是小李氏也借着伺候服侍,就是安良蕤那从未谋面的大哥周家的大公子却是迟迟未见露面,连是自家母亲生病也不知回家照料,实在不像话,不过安良蕤也没讨得什么好,这几日唐氏闵氏常是结伴而来,若不是碍着钱氏生病面上,才紧巴着口又回去了。

让安良蕤万万没想到的夜里钱氏竟然会觅她到房里商议要事,只见她面如宣纸,是实打实的虚弱,叫安良蕤有些不忍,听她细说来:“这几日我深知这院中是有人想害我老婆子命了,吃得我上吐下泻,你虽嫁入我家门不久,但看你平日里做事谨慎还算孝顺体己,这二郎不争气,平日也不管家中事务,那妾室我也是替你看着揪心,尽管他们伺候我也不会说他们半点好,我见你惯是顺眼,思来想去,这账本纳出还是交给你好些,你若是不懂之处,问我身边王妈妈便是,这下你可听明白了吗?”钱氏伸颔问道,可是叫安良蕤为难了。

钱氏似也看出几分不悦,挣说:“我深知上回让你做了那恶人,如今二郎越发对你不上心,冷落了你,但这也是快快让你掌了这治家之术,若是不然这家中可就是两个姓李的把我们不当回事了,你可明白我的苦心?”

苦心不苦心,安良蕤倒是没什么感觉,倒是糟心就有,眼下妾母李氏在房,小李氏又得周起斯之心,就连她这个二媳妇也对这个家不是很上心,叫她如何不在旁打点打点,只不过这打点之外,确定不是要弄得鸡犬不宁吗,这账本可是关乎一家开销,这其中若有偏差,岂不是要她当这全院的恶人,这

“婆婆,我看您还是快快收了方才的话吧,论资历我是半点不如在房里的每一个人,这开支减差的怠慢了谁,我可是担待不起,担待不起啊!”

“我说你行你就是行的,若是谁想要为难你,你大可向我禀报,看她们可是以为我死了,都做不得她们的主吗,你也是的,当是不要质疑自己能力才是,不过可真别开支过度便好!”钱氏许也是心有余悸不由对安良蕤问道,得她这番话安良蕤这心算是落下了一半,眼瞅着夜深人静安良蕤便托了一个借口快快回了房去。

回房时,不料阿喜急得很,慌着在她面前说道:“嗳哟,姑娘你可到哪去了,方才二姑爷独个来给你捎东西了,阿喜看了,是福记的芙蓉糕,晶莹剔透看着真真好极了,也不知可是二姑爷对姑娘回心转意了,竟是发了这种善心?”

阿喜这个傻丫头全个说得欢喜,瞧她这模样抵是想吃得很,安良蕤便捡了一块,其他的认她吃去,只不过安良蕤倒是觉得奇得很,这会子怎么想起给她送什么东西,莫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小说《病娇相公安分点》第12章安排掌家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