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武侠>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更新时间:2021-02-24 11:46:05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已完结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季月灯 分类:武侠 主角:张小宝沈雪怡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是作者季月灯著作的武侠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精彩章节节选:只是一柔弱书生,却背负血海深仇,全家二十余口无一幸免,惨遭屠戮。少年凭羸弱之躯,忍受无边苦难,终报血仇登江湖至尊之位。这是一个关于少年的传说,也是一个关于江湖的故事。张小宝端坐武林盟主之位,耳边隐隐听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展开

本书标签: 武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叫作许友秉,一个叫作葛尚青?呔,那两人一个胖得像弥勒佛,一个长得像吊死。其实二人多带着假面具,谁也没有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不过,他们在江湖却赫赫有名。胖子许友秉有一手隔空杀人和取物的绝活,就好像具有弥勒佛的法力似的,但因为他心狠手辣笑里藏刀,故被江湖人称为笑面弥勒;那瘦子葛尚青。

那黑衣蒙面人却都是五毒教的,为首之人身材矮墩,说话阴沉沉的,似有五十来岁。只听他道:“二位久违了!哈哈,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许大侠今日竟是这般模样。”

许友秉右手往脸上一抹弄,立即露出他的本来面目。

一望之下,惊讶声响成一片。

伪装之下的脸竟然是一张瘦猴般的脸,嘴唇又宽又薄,两眼炯炯有神。真假真是天壤之别。如果不是他被蒙面人点破,估计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揭开自己的伪装。

只听他哈哈笑道:“不敢当不敢当,什么他妈的大侠,我许友秉却不敢冒这个虚名。李堂主抬举在下了。”

被叫李堂主的蒙面人微微一笑道:“我听见有人叫大侠呦,可没见阁下谦虚,怎么?李某的称呼不够分量吗?”听似平淡无奇,从中却透露出威胁恐吓之意。

许友秉面对对方尖刀般的目光,猴脸上却显出灿烂的笑,让人感觉对方不是在威胁他,而是赞美他一般。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瞄了一眼在不远处的春香后,不紧不慢回话说,他怎能不领情一位美女的好心,望李堂主别误会。

许友秉诙谐风趣的一段话,把张小宝和王伯、春香等人都引笑了。

王伯低声对张小宝说,这许友秉玩世不恭,让人捉摸不透,让人感觉总披着一件神秘的披风。

张小宝刚想问王伯许友秉人品如何时?

就听见春香往下继续道:

那李堂主也不理会许友秉如何作贱,只缓缓道:“好说,好说,许大……呃,许老弟既这般爽快,我也就不绕圈子了,敝教有件紧要物事落在许......老弟手里,还望老弟成全交还,大家都好说话。”

许友秉笑道:“不然不然,这些天亏得李堂主时时着人暗中盯梢,只是知道我身上没得那物事才好说话。否则许某只怕一出了飞虎庄便不能再开口说话了。嗯,许某在飞虎庄躲得些天,却是无济于事,那物件交给了你呢,许某等于自己的命交了出去,若是不交呢,

你们又阴魂不散,居然逃不过你们的手心。我也知道你们是等不及了的,只是我这位兄弟乃是事外之人,放了他走路,我们再作商量如何?”他说的乃是瘦子葛尚青。

李堂主点点头说:“行,这位朋友,你走吧。”

不料葛尚青道:‘姓李的,别人怕你,我葛尚青却不怕!你若好好的放我兄长走路便罢,否则,哼哼。’说时反手一掌,朝身旁稍近一个蒙面人打去。旁人料不到他会忽然出手,事前并无半点预兆,只打得旁边那人脑浆迸裂,倒飞开去,又把墙壁撞出个洞来。只听隔壁里有人惊叫,却不敢出来探望。”

原来葛尚青练的混元亢阳功甚是厉害,在四川算是一绝,发功只须一刹那,凝气生阳,阳亢功发……

春香突然一顿:“呃,我,我当真是……南宫公子家学渊博,自然比我更清楚。”

张小宝只得苦笑,催她快说。

春香又道:“这葛尚青在师门中排行第四,虽与许有秉甚是相投,又武功了得,却是个浑人,他生性豪爽单纯,不晓世故,不知深浅,他只道那姓李的会见势收场,却不料那李某人连眉毛也没皱一下,只冷冷哼了一声,手下人众却各出一剑,封住了许有秉两人的手脚,竟然都不动声色。徐有秉两人被剑势所迫,只得出手,但不知如何,这些蒙面人每出一剑,各各方位不同,看似平淡无奇,却似是一种奇怪的剑阵,咄咄逼人。那连连挥掌打出,却不仅伤不了他们,反而险险被刺。只一会儿,两人被逼得手忙脚乱,频频生险。

徐有秉一边拉着葛尚青叫道:“别打别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一边劝并葛尚青不可胡来,听他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然而葛尚青却无动于衷。急得徐有秉大叫道:“难道要为兄的给你下跪不成!”说着屈膝就要下跪。

那葛尚青虽然浑浊,却识得徐有秉一片苦心,慌得他一边拉起徐有秉,一边洒泪道:“好好,我走,我就走,兄长多多珍重。”说罢便要出去,不料那些蒙面人剑阵不撤,都拿眼望着那姓李的。

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一个蒙面人,这人佩的却不是剑,而是一柄柳叶刀,旁人都称他言使,却不知是什么职位,似也有权力。这人立在李堂主旁边,却不言语。

李堂主只默默地盯着徐有秉,不露声色。

徐有秉道:“李堂主,你若是条好汉,就放了我这兄弟走路,大丈夫说了话就该算数的。哼哼,我们的事也可以商量的”

李堂主微微点头,答应让葛尚青走,同时朝那言使道:“候老弟,你送他出去。”

葛尚青朝徐有秉说了句珍重,便匆匆走了出去。待他们走后,李堂主伸出一只手道:“许兄,现在该交出东西了吧?”

徐有秉哈哈笑道:‘李堂主,你们五毒教横竖是要弄死了我才甘心的,我许某既知道了你们这见不得人的大秘密,自是九死一生了,你们等不及,我却又不想就死,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我今年才三十几岁,也不敢奢望活个七十八十的,好歹也须活他个半百才是。这样吧,我们双方将就些,你们管我大吃大喝三年,我便将东西交出。嘿嘿,他奶奶个熊,有了这三年光景的吃喝,大约也死得痛快了。怎样,李堂主?不然的话,只怕打死了我,你们也得不到那东西的。”

李堂主冷冷道:“许兄是想戏弄我了?”

小说《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第8章腥风血雨(一)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