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缠爱成瘾

更新时间:2020-09-17 23:41:26

缠爱成瘾 连载中

缠爱成瘾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 余妖 分类:言情 主角:袁音-郑子肖

袁音本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学霸,因郑子肖的介入,转眼间就成了混账小太妹。当她发现自己爱错了人,准备和他分手时,才发现这个人是京城太子爷,她根本惹不起,她该怎么办?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个孤儿,按道理来说我的生活该自强不息,奋斗不止。其实这些生活的形容词在高中以前确实是这样的,但自大学以后爱惨了一个人,连视之如命的自尊都丢一边了。

大学那四年我是真的堕落,因为那个人我是真的什么事都干过,滚床单抽烟喝酒打架赌博样样都干。本来吧,我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学霸,转眼间就是混账小太妹。

我爱上的那个人也并不是什么流里流气的小混混,说来头放在s市里没一个人愿意得罪。但当时我爱上他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来头,跟他好了两年之后,才知道这人我惹不起,但知道有什么用呢,还不是栽了跟头。

那时候我真像一条狗,他说一我不二,说真的,那时候他就是让我去死,我气都不喘一口,真要喘一口我也是说:“好的”。

我爱得那么惨,谁料到他转眼一脚就把我踹了呢?

那时候我能活过来,也好在室友及时发现我割腕,打120抢救过来,割一次腕,把我对他的感情给割断了,估计是老天都在劝我说不值得吧。

如果我上辈子是欠了他郑子肖的,那过去的四年,赔上这割腕自杀的桥段,也算是抵消了吧?

我被抢救过来的时候,没人为我哭天抢地的,就连把我送去抢救的室友也对我抱怨连连,说我给她添麻烦啊什么的,吓死她了,言语之下就是让我退房不跟她住了。

我也看出来了,很爽快就提出来搬走。

我大学四年都跟着郑子肖鬼混,毕业出来后还是郑子肖给我找的国企职位,郑子肖也算是有情有义,虽然那时候扇我的耳光现在还隐隐作痛的感觉,但好歹没把我从国企里踢出去不是。

估计是看我太可怜,工作都没有的话,我都不知道上哪喝西北风去了。

所以啊,不枉费我跟他睡的那四年,还真是赚了。

要说为什么郑子肖会把我踹了,估计跟他那青梅竹马脱不了关系。其实早在四年以前他就跟我讲得清清楚楚,他欠他青梅竹马何媛媛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和他在一起,必须得忍受何媛媛。

那时候我色字当头不是,眼里只有他,哪能顾及自已感受啊,当然是答应了,有什么不满委屈都憋心里头最深处。现在回想起来,那不是二女共一夫吗?

我不乐意,人家何媛媛不也不乐意,所以她先发制人,偷偷下功夫把我给踹了呗。

我也是傻了吧唧的,白读那么多年书,还不如人家三两下的挑唆。

不过也好,郑子肖那么一踹,也算是把我踹醒了。

那感觉就好像是主人在踹自家狗一样,告诉它:“傻狗哟,你跟错主人了。”的感觉。

爱得那么深,还不是经不起三言两语。

我在医院里调养了两天,其实医生是让我多住几天的,但我没钱啊,住不起了。

我回宿舍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收拾郑子肖送我的所有东西,全部都拿去丢掉,放箱子里能装六七箱,不过丢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之后我就要回公司里辞职的,估计那边也恨不得把我给辞了吧,好吃懒做,上班时间玩手机的还真没几个。估计就看在郑子肖面子上忍着我,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哩。

自割腕开始,我已经好几天没去上班了,去的话怕得借机喷死我。

第二天我就去公司里,直奔人力资源部。在去的路上,还碰到我的上司,于是和我想象中一样,被喷了。

“袁音你还想不想做了!三天不来上班,你是想罢工吗?别以为你背后有人仗着,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真闹到了点上,我还是得公事公办!”上司怒斥着我,那语气怒得不可开交,估计不把我狠狠削一顿都不会善罢甘休。

其实我不是不知道,上司跟何媛媛关系还不错,平时有的没的“关照”我一下,都脱离不了何媛媛的叮嘱。

我知道她还有好长一股气要吐出来,我哪能啊,直接就说:“对啊陈主管,您还是公事公办吧。”

她看在何媛媛的份上“关照”我,不也得看在郑子肖面上保留我。我忽然暗示她辞了我,她反而懵了。估计是想着,如果我辞职了,她不知道怎么跟郑子肖交代吧。

“你……”她好久也才憋出一个你字,劝留的话她是难以说出来的,不然那不就是打脸吗?

“没事的陈主管,我确实做得不对,您辞退我也是应该的。我这就去和人力资源部里申请辞职,这么长时间里给您添麻烦,真的是不好意思。让您两头照顾,也太不容易了。”我话里有话地说着。

陈主管的脸色唰地一下就沉了下来,难看极了。她得顾忌何媛媛,但她更得顾忌郑子肖。郑子肖是什么人?只要还想在s市里混,就不要想着得罪他。人前所看到的郑家足以可怕,人后更是想象不出来的令人恐惧。

她沉沉地看着我,以为我是故意这么刺激她的。但她能有什么办法?放缓语气,“语重心长”地劝我呗。“小音,这事情你也别太冲动了。把你放在这的人是郑少,你要想走,也得和郑少说一声,不然你我都不好做。”

我摆摆手,“您说的什么话,早在三天前,郑少一脚就把我给踹了,这事情您不会不知道吧?还是说,即使您知道我和郑少掰了,还是担心郑少会责怪您啊?其实没关系的,只要您和往常一样,和何媛媛打个通报,事情绝对不会怪到您头上。”

这两个月里来,陈主管背地里捅我的料子可也不少。

陈主管脸色彻底阴了下来,索性装也不装了,“行,这是你说的。”

然后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我耸了耸肩膀,去到人力资源部里申请了辞职。那边可能也有陈主管的联系了,所以很快地就给我办好了手续。

我正觉得轻松呢,总算是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saybye了,但才走出公司大门,我就碰上了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郑子肖。

看到他,不知怎的,我很想一耳光就扇他脸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